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黑暗向设定段子

白吃各位太太粮食多年,终于憋出来一点粮回报圈友……○| ̄|_望不嫌弃
全员黑化,各种私设请慎点……

【rico】

拥着嗡嗡作响的电锯与尸体起舞,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杀戮。rico自顾自的沉浸在舞蹈中,并没意识到上好的西装溅满鲜血。

还活着的敌方领袖早就吓得面无人色,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令人作呕,对rico而言却是和早餐的煎蛋香气一样的日常气息。

他的舞蹈充斥着扭曲的欢乐,打着拍子在血泊中踏步旋转,直到一个听着带有笑意,却无比冰冷的声音打断他。

“That s OK, my dog. ”

日本黑帮的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在晨雾之中的西欧青年。他站在不远处,一身黑色西装完美贴合身材,微微挑眉,平静地打量着眼前的人间地狱。

“你——你只是他的狗?!你是我们的家族继承人!你怎么——”

skipper点起一支烟,看着日本黑道最后的掌门人惨叫着消失在电锯嗡鸣之中。

rico拾起来地上那把象征身份的古刀,想了想脱下身上西装,可上面都是血——他又扯下白衬衫,用它用力摩擦刀鞘。

赤裸上身的年轻武士缓步来到青年身前,这疯狂的恶魔此刻安静得出奇。

skipper吐出一口烟气,透过雪茄的迷香看着他虔诚地在面前跪下,双手捧起古刀,上面没有任何血迹。他的主人俯身提起古刀,赞赏地轻笑出声。

“Good dog. ”





【kowalski】

“为这种事弄脏手真是不值得。”skipper冷眼看着实验品——那金发的女人绝望地喊叫,虽然透过加固过的实验玻璃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我觉得她蛮漂亮的,你还真下得去手啊科学疯子。”

“这是一种乐趣。”kowalski拧动旋钮加大电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仪器上波动的曲线。“而且没有任何东西会比科学更迷人,也许您该更尊重一下它,至少为了我——以及您不会在明天早上发现自己已经泡在了福尔马林里 ?”

skipper不屑地冷笑一声,端着马丁尼走远,“你先想办法通过我的看门狗吧。”

kowalski躬身以公式化的疏离笑容回应他。

“这很简单,”他低声说,“只是我还不想。”





【private】

“skippah——”软软糯糯的童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skipper不悦地从地图上抬起头,private穿着旧式英国贵族的礼服转了个圈。

“怎么,小东西——你需要一个朱丽叶吗?”他丝毫不掩饰语气中的讽刺,“我现在倒真想给你刺上一剑。”

“您这样的朱丽叶我可是不敢要的。”private笑得天真,“您会提把剑砍了我家所有人,然后哼着歌把我捆起来扔进地牢。”

skipper挑起眉毛。

“你该感谢我的基地没有地牢。”

“我当然应该。”小贵族露出堪称灿烂的甜美笑容,“我衷心感谢您的爱。”

——以及您的罪行与教诲。

评论(2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