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HS】丹麦的最后一面

#私设拟人


凡事总有代价。

汉斯分心想着这句话的代价大约是没来得及躲开本来闪的过去的一拳,饱含怒意的重击撞在肩上——老兵的条件反射还是让他避免了满脸开花的结局,并及时回赠一脚。

失去一位好搭档的代价算得上沉重,也许还要加上一个新敌人。

skipper像刚出笼的野兽一般进攻,丝毫不想闪躲。彻底抛掉绅士伪装的特工不顾及四面女士掺杂在舞曲中的高昂尖叫和纷落的盘碟翻上长桌,得体西装这会儿蹭上了洒落的酒液,反手抄起破碎的高脚杯砸向他面门。

那时的skipper还没有一个足以迫使孤狼全身而退的理由,在汉斯眼里还是当年刚入伍那只贪婪又疯狂的狼崽,盯上的猎物无论大小,从来没有能逃走的。

但另一头狼会是个例外。

汉斯掐着时间后撤闪避,抓住白色桌布向下猛拽,skipper早有防备似的顺着他动作翻了下来。他有些惊讶地看向他的眼睛,skipper似乎并没有愤怒到完全失去理智,或者说他的技巧纯熟到可以依靠本能战斗。

skipper没打算给他留时间观察,两柄餐刀旋即在空中对撞数次,都没有如预想般割下对方皮肉。他们太过熟悉彼此了。

他们这类人本来不该有什么亲密的关系,搭档的默契程度也是为了别因为一时疏忽提早谢幕。他们畏惧朋友的关系会引来麻烦,也许更怕当背叛到来时无法下手。

skipper会下不去手吗?汉斯不准备给他回答疑问的机会。

或者是,他不敢给。

skipper最终放弃了和他用短刀决斗的想法,重新改回了肉搏。他们彼此纠缠着摔在地上,都分不清是谁拉着谁在地上翻滚,尖利的碎片划过西装留下一地血色狼藉。

警笛声终于响起。

汉斯使出了平生最大力气脱出战圈,气喘吁吁地站在原地看skipper站起来。

他的搭档从没这么狼狈过,原本考究的西装被划得破破烂烂露出染红的内衬,鲜血混合着汗水挂在脸上,眼神狞亮,恨不得像被激怒的野兽一样露出獠牙撕碎他。

但他知道,skipper没机会了。

评论(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