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星舰学院paro】【SKS】

据说ST的两位主角是SK原型,喜欢这种“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的感觉x
沿用星际迷航AOS设定,部分私设。
小林丸号测试梗

“今天是个大日子,士兵。”skipper端着咖啡坐进沙发的时候,kowalski正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听到这话耸了耸肩。

“我希望你不要抱有过高期望,skipper。那个测试从来没有人能通过。”

“是啊,它正等待第一名成功者。”skipper不为所动。

“但是……连参与过的学长学姐也只有一个评价,”private翻着学校的论坛,“它是不可能通过的……呃,还有,变态的。什么意思?”

“不知道。但是这个考试是允许重复进行的,也就是说,即便知道考题也不影响它的难度。”kowalski带着水汽在skipper身旁坐下,“中央学院模拟器模拟的实战将会是最接近真实的,对我们未来的航行很有帮助——我想它只有这个作用,鉴于它是无法通过的。”

“嗯,分析得很有道理,我未来的大副。”skipper用肩膀撞了下他。

“ka——boom!”rico在一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Wow冷静,我未来的舵手,你别一激动就开着星舰撞克林贡人。”skipper扶额,“答应我rico,把这次考试当成真的航行,悠着点儿开我们的宝贝。”

kowalski点头,“这样更能考验我们的临场素质。”

“我们会有自己的星舰吗?”private问他。

“当然。”他们未来的舰长笃定地回答。“先从拯救那条倒霉星舰开始。”

可惜小林丸号测试并非浪得虚名。

情况从开考二十分钟之后开始急转直下,三艘克林贡飞船突然解除隐形开始攻击。

“升起护盾,开启红色警报。”skipper冷静地下令,但他也意识到以克林贡人的强大火力,他的星舰根本不是对手。

果不其然,又过二十分钟,他们的星舰就千疮百孔了。

skipper把自己这三年在指挥系学的方法全用上了,潜行挑战,刺探情报,甚至伪装中立商船试图从后侧靠近目标执行斩首,可惜对方并不认什么中立,只顾着把视线所及的飞行物全都打爆。

kowalski崩溃地撞着操作台,“这帮克林贡人的荣誉感去哪了!”

“护盾严重受损!”private喊着,求助地回头看了一眼skipper。

“……”skipper捏了捏眉心,转向kowalski,“分析敌方意图。”

“很明显,克林贡人的意图就是想毁灭一切。”

“方案。”

kowalski抓起记录本演算,“毫无疑问这个强大的程序保证了小林丸号绝对无法获救,连来救援的我们也跟着完了……那么……”

那么这场考试意义何在?

如果是一场必输的战役,就只能通过损失的多少来判断成绩……

“怎么?”skipper熟悉自己的大副,他停下了推演,却没有继续说明方案。

“……”kowalski艰难地开口,“经过我的计算,小林丸号获救的几率,是0。”

“果然变态……那撤退的方案呢?”skipper皱眉,kowalski看上去就像他被自己抓到偷偷在宿舍养绿色凝胶状小怪物那次一样,恨不得自己贴上嘴巴。

“我推测……成绩会通过拯救人数的多少与是否击败克林贡人来给出。”kowalski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

他们都熟悉在学院非常有名的开尔文号事件,年轻的舰长在面对突然出现的高科技星舰时选择命令全体弃船,但他留了下来,确保能量输送给逃生舱,最后与敌舰同归于尽。

那是必输的战役,他也确实输了,但他救了八百人的性命。

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指挥系必须考一次小林丸号才能毕业。

他们必须明白,当灾难降临,舰长难逃一死。

skipper安静地看着他,钴蓝色的眼睛里像有火焰燃烧。控制器模拟着敌方炮火冲击,舰桥灯光频闪,座位晃动,红色警报不停歇地尖叫。

“舰长命令,全体弃船。

“除了我。”

“什么……?”private震惊地回头看他。

他不是惊讶弃船,这船已经没救了。但……

rico猛的跳起来,替他说了接下来的话。虽然听上去是一阵激烈的呜里哇啦,但他们都听得懂。

“这是命令,舵手,领航员。”skipper面无表情地下令。“还有通讯员小姐。”

private手足无措地站在操作台旁边。rico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只差加上一条耷拉着的毛茸茸尾巴就是一只被欺负了的大型犬。

“别这样,只是考试要挂了。”玛琳叹了口气,拉了他俩往外走。

“是的,”skipper转过去面对正对着敌舰的主屏幕,“只是考试。”


“你怎么还不走?”skipper又转了下椅子发现kowalski还站在他右侧稍微靠后一点的地方,抱着他的记录本。

“我作为大副……”

“亲爱的kowalski,”skipper打断了他,“你是最好的大副,但这不是你的职责。”

“我们还没有搭档航行过……”

“没关系,你就是,我知道。”

“skipper……”kowalski惊慌得试图打断他的舰长,比发现无法拯救小林丸号时更甚。但skipper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有压倒性的控制力,无需语言,只要看着他的眼神就让kowalski自觉的闭上嘴。

“我们会有一艘星舰,会一起航行。你跟我,还有rico和private。”

kowalski默默地听着。

“没关系,这不是结束,这是开始,我们会在真正的舰桥相遇。”他站起来,拉着kowalski走向逃生舱,kowalski没有挣扎,任由他把自己推进去。

他最终眨了眨眼,露出一贯的调侃笑容,“Revenge for me.”

“skipper,作为救援舰舰长,记录最后的航行日志。”

咔嚓咔嚓。

“护盾几乎不再有作用,能量降低至百分之二十……”

吸溜吸溜。

“为了确保逃生顺利进行,我留下以保证能源运输正常,尽管这意味着放弃逃脱机会。”

小孩子吵闹的声音和男生压低声音的要求安静。

“我想每个舰长都必须面对此刻,终有一天。”

“哈哈哈呆呆凡人你从刚才就在那里念什么啊。”

——fuck,录不下去了。

skipper把日志录音机拍在操作台上,转过身怒视喝着果汁吃着爆米花的朱利安,他旁边的大毛终于管住了小毛,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

“这是一场战役!正式的模拟考试!你能不能……你从哪冒出来的?!”

“本王一直在这里看戏啊。”朱利安伸了个懒腰,“看看呆呆凡人在做什么。”

skipper懒得再理他,刚深呼吸几次试图平复下来,就听见一串提示音,他转过头,朱利安正站在舵手位子旁边。

“……你做了什么?”

“开星舰,曲速九。”

“曲速……九?”

“嗯。”朱利安表情堪称无辜。

然后skipper就被给力的模拟系统带来的超重压力按在了舰长位上。

wtf

skipper只能庆幸压力没有持续太久。

等他从舰长位上爬起来,星舰的能量也不剩多少了,全部供给了生命维持系统。

没有灯光,只有浓重有质感的黑暗漫过一切。

“原来宇宙,是这样的……”

没有璀璨的繁星,只有足够压倒任何人,吞噬任何光芒的庞大黑暗。

考试失败了吧……果然舰长难逃一死。

最后他的命运就是,伴随着失去光芒的星舰,在生命维持系统崩溃的时刻窒息而死,永远漂浮在宇宙中?


“skipper。”

“kowalski!”

尽管在黑暗面前显得无比渺小,但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就会敢于挑战它。

人类就是这样胆大妄为的生物。

“skipper,恭喜你。”kowalski的声音从被他黑掉的警报系统传出来,“你能拯救小林丸号了。”

“怎么可能!它不是被克林贡打成了碎片……”skipper看着窗外静静漂浮着的小林丸号,突然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

“曲速九超过光速了,根据爱因斯坦——”

“我听不懂——”

“好吧,就是满足了时空旅行的条件,所以回到了小林丸号未被摧毁的时间。”

“所以……”

“考试结束了。”

【结束】

办公室里一群规规矩矩穿制服的学生站成一排,老考官在他们面前踱步几个来回,终于克制不住地喊了起来,“你们给我老实交代!”

“交代什么?”skipper尽力露出天真的笑容。

“小林丸号测试根本不可能被通过!而且有人黑进了考官系统更改条件!”巴克气得恨不得拔枪扫射,“你们这些蜜糖小蛋糕还敢乱动老师的数据!”

“本王这个点儿应该跳舞的。”朱利安对他翻了个白眼,“而不是听呆呆凡人讲话啦,很无趣噢。”

“你……!”巴克觉得自己再老一点就能当场心脏病发作,不能再浪费时间纠缠了,“预备役科学官kowalski留下!其他人解散。”

“你应该知道你作弊了!”

“是的,我知道。”kowalski不卑不亢,“并且我认为这个测试从设计角度就不容许有通过者,作为测试也是一种作弊。”

“现实中就有这种不可能成功的情况——”

“有,但我作为大副就要寻找保护星舰和船员的方案,”kowalski嘴角扯出嘲讽的微笑,“并且我不认为,我遵循舰长的命令是一种作弊行为。

“我的舰长,要求我分析敌方意图。他指的不是克林贡人,而是你们。

用机械程序堵死一切可能并不是现实会出现的情况,妨碍他的不是克林贡人而是你们。”

“你想说什么?”巴克沉声说,他从没见过这么大胆的科学官。

kowalski看了一眼外面的船坞,那里有一条星舰未来会属于他们。

“我相信我的舰长,在没有机械妨碍的任何时候,都不会输。”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