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RKR?】无题


kowalski曾经表示过对rico异次元胃袋的好奇,但他愿意以历史上一切伟大名字发誓,他并不想以亲身进入rico胃部的方式得偿所愿。

对于一个应该对世界上一切未知都保持着好奇心和求知欲的科学家来说,这件事差点毁灭了他可爱的大脑对未知的好感。

随着体表缠裹的棉花糖和皮肉接触,kowalski感受着这来自队友体内的温度,看着被火药熏得发黑的螺旋梯和冒着光的电梯在眼前飞速闪过,所有引以为傲的知识都在心底变成了诡异又曲折的尖叫。

这不科学啊啊啊——

针对他的折磨过程十分漫长,rico的胃袋对他进行了全方位的展示,无论这个可怜的观众想不想看。

炸弹,几把电锯,乱七八糟堆在一起的杂物,各种枪……kowalski从一开始的惊恐到了放弃治疗的状态。

不知道rico的胃液跑哪去了,并没有出现自己被消化的情况,只是不停地下滑,下滑,叫他想起那位数学家的小说里和他同一处境的姑娘,但兔子洞的壁上还有书和橘子酱,他这里是黑漆漆的火药灰和炸弹,以及随处可见的物理学圣剑。

说起来,rico是怎么确定自己把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的呢?他明明都是一口吞的。

随着他的下落,壁上的东西在变化,炸弹被一排闪亮的玻璃珠取代,让他想起队长那个看他表现给奖励的“惩罚”。

这东西对rico好像比炸弹更重要。

他想着,突然地就落了地。

没有摔疼,下面是很有弹性的一层,把他又往上弹出去一点——是在rico爆发时能让他安静下来的东西——国王的蹦床。

kowalski扭头看了看,发觉他似乎进入了最深的空间。

壁上不是炸弹链或者玻璃珠,而是一些相框。平头的企鹅背着手微笑,戴着爆炸头的小企鹅在跳舞,黑暗的实验室里有个白色影子前面微微透着绿光——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几张画纸,一些任务日志,放着暴力片子的电视机和圣诞树杂乱的放在一起,就像玩过家家的小孩子,会把喜欢的东西都归拢到一起守着。

skipper的声音隐隐约约地在外面响起,kowalski赶紧捡了本杂志卷成筒,捅了捅rico的胃壁。

rico很不情愿地给了他反应,他被湿热的气流托着极速上升,底层温暖的色调变成血的红色和炸弹的金色带着黑烟,相框被恐怖片的海报取代,大片的炸弹出现在视野,然后是又一次的身体和高温度的内表面磨蹭……这感觉真的可怕。

黏糊糊的一大坨拍在地板上,逃出生天的科学家满脸生无可恋。

“我看到的东西是难以言表的恐怖。”他对另外两只面露惊恐的企鹅说。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