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HS】探戈

skipper得说那是个意外。

一场刚刚完成的未伤筋动骨的任务,一支舞曲,一个莫名其妙发出邀约的搭档,加在一起就给他的黑历史添了一笔。

“你刚刚被打到头了吗?”当时的skipper是这么回答的。

“没有,skippy,看来你在战斗中一点也不关心我。”汉斯接过他手里打空的枪,没有收好而是随手扔掉,在skipper不满的注视下一侧身把他拦在墙边。“听,这曲子很棒,应该跳支舞来配它。”

“在这跳?你的品味真诡异啊。”skipper看了看地上死不瞑目的任务目标。

曲调突然高昂起来,汉斯虚抬起手向他走近两步,几乎贴上他的脸。

“别看他,看我。”他沙哑地低声说。

“别随时随地发疯。”skipper避开不看那双金色眼睛,抬手揽住他的腰。

两个人都学过探戈,通常用来撩拨宴会上那些衣着奢华的女士,一边深情共舞一边试探着对方是不是把手枪匕首当珠宝佩戴的危险猎物。

现在是两个猎人随着拍子争夺着控制权,身影极速交替,踏出令人眼花缭乱的舞步,都试图耗尽对方的力量。

汉斯尽情舒展开身体,随着曲调转身带出的力量把skipper拉进怀里,随即被勾住腿别了一下,狼狈地踏出一步。

“好好跳舞吧,别分心。”skipper嘲讽地轻笑,用力踩踏音符,拖着汉斯在地上划出圆圈。穿西装的搭档没飘飞的裙摆可看,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样子倒也有趣。

“太粗暴了,skipper。”汉斯抓住他的手臂保持平衡,鞋尖暧昧地擦过他的小腿,“对你的搭档温柔一点。”

“不好意思,我的温柔只留给可爱的女士。”skipper一记膝击撞开他,还未来得及收回就被勾住,两个尚不十分熟练的舞者只来得及抬头互看一眼,就这么摔成一团。

舞曲最后高昂的女声灌满这个房间,头顶被枪击波及的吊灯带下的光圈也跟着晃荡,汉斯伏在织花地毯上看着被他压在下面的搭档,而skipper感觉两个人的腿可能已经打了结。这种情况下他真的很难挣脱出来,所以他什么也没做,只是抬头看着汉斯。

汉斯也看着他,眼睛里有一种他熟悉的东西,像野兽看到食物的狂喜,然后一只手捧起他被汗水沾湿的后脑,汉斯俯身用力压上他的嘴唇。

skipper瞪着头顶的吊灯愣了一下,随即抬手狠狠拉扯汉斯的领带,翻了个身猛烈撕咬回去。

这又是一个意外,大概在香水混着酒味的房间,两个舞蹈中互相攻击得大汗淋漓的搭档间很容易发生意外。

他们把好好的探戈发展成了在地上翻滚,彼此都能感觉对方灼热的呼吸,直到发觉上面吱吱的声音不大对劲,才及时各自翻开。

金色的吊灯摔在他们中间,哗啦啦碎裂的声音是这场疯狂的尾声。最后两个人躺在一片晶莹狼藉里面瞪着天花板大口喘息,嘴里都是血腥味。

“听说上·床可以增进搭档的默契程度。”汉斯在原地缓了好一会儿才说。

“滚。”skipper说,“你疯了吧。”

汉斯撑着地面坐了起来,有细碎的玻璃扎进手心,但他一点也没感觉似的,看着把头扭到一边的skipper笑了起来。

“我疯了。当然。”

评论(1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