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电影sks】战损


“不需要找个医生来,或者……”

“嘘,kowalski,我可信不过那些人,”冰凉的指尖在唇上一点随即收回,skipper以放松的姿势向后靠在沙发上,“这些事我只信我的大兵。”

“是,我……”kowalski顿了顿,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地扎好手里的绷带。他安静地躬身之后站起,按照skipper向来的习惯想为他倒一杯烈酒庆祝任务完成。

冰块落进杯子的时候他在看着长官,裹扎好的伤口又被妥帖地隐藏在黑西装下面,skipper单手整理衣领,漫不经心的坐姿看去也似利剑出鞘。

skipper在其他人面前永远是没有弱点和极限的人,能接触到伤痕的只有自己。

他隐隐地为此感到高兴,又莫名失落。

酒杯被恭敬地递到skipper面前,又收了回去。skipper微微挑眉,kowalski低着头看向受伤的位置。

“刚才在想什么?”他看着沉默的副官了然一笑,换了调侃的语气,“一口也不行吗,kowalski?”

“可是Sir,酒精会影响伤口愈合……”

“kowalski,自然规则不适用于我。”

跟往常一样,kowalski作为一个科学家却从不反驳他离谱的说法,但不同的是,kowalski这回没有背叛自己去点头同意。

“但——”他突兀地停住了,因为skipper拉过他的手腕上抬凑到嘴边,攥在他手里的酒杯微微颤抖着倾斜。

kowalski愣了一瞬间,skipper站起来时他们就贴得太近了,近到kowalski能在那片海蓝里看见自己的影子,然后被什么滚烫的东西贴上了嘴唇。

他也许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也许没有,酒液的浓烈味道在他口中只有麻木的刺痛,而他最清晰的感觉是直达全身的颤栗。在被击飞的意识回归之后,他看到的就是skipper的笑,熟悉的得意笑容,又带有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这下满意了吗,啰嗦的家伙?”skipper握了一把kowalski控制不住颤抖的手,“你知道大部分长官都不会习惯有个比自己高大的下属无时无刻不盯着自己看。”

他看着瞬间僵硬的副官恶意地微笑,“但是我喜欢。”

他重新坐回沙发上,随手指了把椅子示意kowalski坐下,“那杯酒归你了,喝光它。

“我们有一整晚时间。”

评论(1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