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黑暗向SRS】剧终

私设拟人
沿用lof第一篇文的黑暗设定
当时想扩成长篇,但是想了n个结局,实在肝不动于是改成脑内填坑
这是其中一个

剧终的时候他死死地拽着落幕,不让深红色布料触及木质舞台。血黏住掌心,他用力挤压衣物连带后面的创口,剧痛显然是他还活着的代价,但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也不清楚。本没有什么可逃避的,因为一切都是他选的,包括这样活着和死去。

Rico架着他挪了很久,三层,五层?没有用处,他们很快就能上来。挣扎会让死亡变得更痛苦和难以忍受,他是玩弄猎物的好手,不会不懂这个道理,但他到底没有出声制止忠诚的下属从另一个方向折磨他。

电灯还亮着,但是供电系统已经被追兵波及,灯管一闪一闪的,在地上扫出间隔的阴影。skipper抬头看了一眼,这大概是最后能看到的东西,真讽刺,不过还有一个人,在耳边发出狗一样的粗重喘息,打扰他最后的安宁。Rico拖着他,像拖一个装尸体的麻袋,里面是沉重的石块,他多年前时一个人往后备箱扔过几个。但是Rico看上去不打算把他沉海。

他已经快成尸体了,血在地上蹭出一条明显的指路箭头,但是Rico好像不知道一样。skipper怀疑他在杀过那么多人后仍然不能理解死亡,甚至想象到了干瘪冷硬的自己被他坚持不懈拖到顶楼,没有办法,狗就是这么蠢的东西。

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拿得动枪,指着Rico的脑袋要他滚出去,看门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就是不挪地方。他感觉自己被看穿了虚张声势,就算kowalski也没这么明目张胆地羞辱过他,不过他确实是个聪明人,早在问题出现时就逃到了找不见人的地方。打空子弹的枪砸在Rico头上,砸出一个口子,血蜿蜒下滑。他的手在发抖,失血让身体冰冷无力,但是准头仍然很好。

Rico不擦掉血,就那样看他,眼睛是灰黄石壁上的洞口,幽深且看不见内容,但是他很明白没有其他的办法赶走他了,与其费劲骂他,倒不如省点力气。

电灯最终还是熄灭了,碎裂的玻璃后面是含着水银液的月亮,闪着剧毒的光芒。Rico膝盖磕在地上,他已经筋疲力尽了,但还是想找一处安全的地方。skipper靠着他,脸颊紧贴的地方,心跳急促得像一群人的脚步声,他们越来越近了。我身边就没有这种地方,skipper想告诉他,但是血堵住了喉咙。

回忆总是在这种时候涌上来,不合时宜但挥之不去。他杀过很多人,见过更多人,去过十几个国家,但是从没有这样一刻,他想要开口,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他只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拉住Rico的衣襟,男人低头凑近,他支起身体撞了上去。

莎乐美咬着约翰的嘴唇,像咬水果一样凶狠,而约翰不给她回应,因为他已经死了,那就是个死不瞑目的头颅。而skipper没力气咬他,嘴里都是他自己的血,涌上来又咽下去,忍着腥气作呕,仍然不肯松开。Rico僵硬地弯着腰,也没有回应,他就知道,Rico什么都不懂,他活着跟死了没有一点区别。狗怎么能懂人的感情,狗只会在主人做出什么举动的时候蹭过去摇尾巴,歪头,给人一种它很聪明的错觉,于是人以为它能理解。

为什么给他这种错觉?

skipper没有再继续,Rico把他抱了起来,手按着后脑贴近,额头抵着额头,都是冷汗淋漓。skipper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觉自己在颤抖,大口喘息着,他拼命睁着被汗水刺痛的眼睛,不愿意闭上。

他不想死,他不甘心,Rico会明白的,他太蠢了,只好让主人教会他。

枪声在他狭窄变黑的视野盲区响起,Rico猛烈地震动了一下,沉重的身体把他压在地上。skipper仰躺着,月光在墙上投出白茫茫一片明亮的区域,像雪地一样寒冷。他理解到的最后一件事情是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这辈子,隔了那么久,才又一次产生落泪的冲动,可液滴还没淌过脸颊,血就流尽了。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