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觉刺】臆想初遇

#拟人,私设成山
#新人交党费,尚未补完剧集,慎入
#黑帮觉醒×地下舞女flaky

那时她只会流泪,蜷缩,呜咽,不想抵抗而仅仅把手挡在眼前,像流浪的小狗撞见午夜车灯。车没撞过来,蛮横地碾压街区的男人把她拎起来打量,而她挂在那,想她为什么还未死去。什么东西被用力塞进手里,她接住了沉重的刀,浑身颤抖,以为不拿好便会被砍掉头颅。然后她被放下了,推出去,一丝不挂的女人朝她扑来,血似的红唇,抹白粉的脸,她本来熟识的东西从未如此的接近地狱——于是她挥刀,像生来就知道该怎么做,让削尖的指甲在触及她皮肤前掉落,连带鲜红的手掌。

她好像听见了什么,也好像没有。心脏剧烈的不规则跳动让她眼前发黑,但她还握着刀柄。她不安全,她只知道这个。她想安全。

灯光闪动,漆黑,再出现,颜色变换快得叫不出名。她刺了一下,两下,最后疯狂地两手攥紧刀柄,向下猛刺,带出浓腥的汁水四溅。然后她感觉自己飞了起来,男人揽着她转了一圈,光源倏忽靠近,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她把尖叫憋在心口,像藏了一把钝刀,只有眼泪滴到男人颈口衣领里。

“你真可爱。”她听见他说,带着隐藏不住的笑意。这时她才在地上看出她干了什么,那有一滩软肉,血随光变幻,死亡场景在眼前失真。Fliqpy单手抱着她,好像她的体重于他不值一提,俯身从桌上拿了根散放的薯条,在覆盖桌面的液体上蘸了蘸,递到她嘴边。

她对于Fliqpy,这个她还没等看清长相,只瞥到一眼迷彩军服时就攻陷了这座黑暗堡垒的人,完全没有拒绝这个选项,甚至连一丝一毫的犹豫念头也没有,她咬下去,不在乎发麻发苦的苍白嘴唇上抹了血浆。Fliqpy也拿起来一个,扫上鲜红塞进自己嘴里。

他咽下那东西,像咽下屠杀血肉模糊的结局,还带着笑,把女孩更紧地往怀里抱住,踩着一地半凝固的鲜血往外走。他那时没问flaky的名字,不过已经有了个定位,长刺的小型草食动物,一包玩具可塑泥团,可以给他的废物人格找点乐子,简而言之,他的所有物。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