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觉刺/军刺】异常日常

#拟人,私设成山
#ooc预警
#接上一篇设定,被带回去给flippy当宠物【?】的flaky
想要跟flaky好好相处但总被Fliqpy的出现打回好感度负值的flippy
一如既往我行我素的Fliqpy
OK?

flippy醒来时,入眼又是一片狼藉,从鲜红到棕褐滚遍走廊,还有未打扫的残肢紧黏在地面,大概被人踩过。Fliqpy包下了一整栋建筑,里面只有两个活物却有几十个房间,空得好似鬼屋。红发女孩伏在地上努力抹掉地板血迹,那上面还混着威士忌的味道。他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想把边干活边掉眼泪的姑娘拉过来安慰几句。

“别怕……flaky?”

然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身上也溅满血痕,女孩给吓得一口气憋回去哭声,脸蛋通红,手下意识地攥紧了刀柄。Fliqpy一向的恶趣味,喜爱虐杀野兽和教会家养幼兔咬人。flippy举手投降,往后跳了一步。

“嘿亲爱的,不要误伤。”

flaky怯怯抬头,似是要确认他的身份,flippy于是蹲下去给她看。刀锋直顶过来,在要戳中眉心的时候,浑身颤抖的行凶者就被紧紧攥住手腕。

“太慢了。”男人的金色眼睛紧盯着暗红色,握力捏得骨头在皮肉里作响,“看来今晚的学习也不能落下啊。”

flaky恐惧地呜咽,大概这种神情取悦了他,男人满意地松了手劲,顺势把人拽起来。

他吹声口哨环顾四周,朝女孩眨眨眼。“喜欢吗?”

flaky拼命点头。

“那就留着。”

他说的每句话,对于flaky来说,都是高于一切的命令。

flippy再次醒来,发现走廊的味道在发酵后越发难以忍受,他还穿着一身地狱出产的军装,flaky远远躲进阴影,悄悄地用那双兔子似的红眼睛观察他,刀子紧紧抓在手里,小刺猬惊恐地对同伴竖起利刺。flippy认命地叹了口气,尽量对她露出一个安抚意味的笑,捡起地上的工具开始清洗地板。

他知道重新建立信任得在她平静下来之后。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