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TVsks】初见

拟人,私设成山,隐炮灰组
考试周作死产出

kowalski坐在天台上,姿势很奇怪,像是歪倒着又勉勉强强坐住,不管不顾地伸展两条长腿,把长款实验袍压的皱皱巴巴。地面很冷,他以前从不这样,莫斯科大学的天之骄子不会让自己酩酊大醉,像街头躺倒一片的流浪汉。但他现在就是坐在地上,手里晃荡着酒瓶子。

他是很不正常,不然他不会肆意地卖弄自己的知识,他唯一的财产。虽然他喜欢自己的能力被他人崇敬的样子,但是在酒吧里和一群脑子里只剩酒精的家伙做分析报告?他一定是疯了。

更疯的人还在面前呢,同样是喝了不少酒,居然还能开枪。

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男人信步走到他身边。kowalski没看他手上的枪,或者地上的尸体,就是看着他。他看不大清楚,到处都是飘飘忽忽的,但他能看到蓝色的时候,说明他们离得挺近了。

“酒醒了?”男人在他旁边坐下,屈起一侧膝盖,kowalski本能地往上靠了靠。

“我没有喝醉。”他在寒风里打了个冷颤,酒的效力似乎变弱了。

“那你还跟过来。”男人劈手夺下他的酒,在手里掂量。

kowalski瞪着眼睛脱口而出,“不是你叫我过来?”

男人微微愣了一下。

“你……你叫我给你方案,我给了。”kowalski感觉舌头不太听使唤,但思维还算清晰,“你说……跟着你……你要我当你的士兵?”

男人拔下了塞子,把酒灌进嘴里。kowalski知道那种祖国产的烈酒有多强力,他凭着一腔怨气才能一口口喝下去,男人却直接让它像火一样烧灼。

“My soldier。”他说,声音低哑。他离开酒吧时攥着那张草草画出的图纸,张开手臂揽了一把身边的青年,说了一句他常说的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表达感谢?

也许只是太想在豁出命之前,他能碰触到什么真实的温度。

他身上酒精味道浓重,但并不都是因为喝酒。伤口降低了他的敏锐,他压着栏杆站稳,看着尸体倒地,再回头,瘦高的青年学生拎着酒瓶,就站在天台边缘。

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对方大概是站着看累了,居然就地坐下,还看着他,毫无撞见杀人的正常反应,冷静得不似常人,就像在酒吧里一样,那双眼睛被酒精烧起雾气,写出的数据却完全准确。

“你想做我的士兵?”他看着kowalski的眼睛。

明明是你说的,怎么变成我想的了?kowalski有些纳闷,倒是点了点头。

他看到他的方案已经变成了现实,比他递上去就遥遥无期的实验项目可快多了。

在酒吧里他说,你真是个天才。kowalsk迷迷糊糊地点头,他当然是。

给我一个方案吧,科学家。怎么把他逼出来,怎么了结他。

酒还是起了点作用,kowalski没有意识到在酒吧跟人提出这种要求有多诡异。他要了枪械的数据,接过对方手中的平面图,草草画了射击的地点,划出敌人可能的行动轨迹。

他意识到男人信任他,即便是因为绝望而走投无路地信从一个酒鬼,仍然是他在旁人的怀疑攻击里难得的体验。

他得意地把纸张推过去,意外地被紧紧抱了一下,男人身上烈酒气味混合火药硝烟,还有一丝血腥气,在耳边的低哑嗓音带有他无法形容的情绪,和怀抱一样沉重。他被吓了一跳,居然没有丝毫想要挣脱的想法,刚刚在犹豫要不要回应,对方就松了手。

再一晃神,只看到男人飘飞的西装外套在门口一闪而过。

他从吧台椅子上滑了下去,跌跌撞撞地追上他。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但是总觉得,不会再有人这样拿了他的方案就去赌命了。

“你看,我的方案完全正确。”他像小孩子一样炫耀,坐在一边的人不禁失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God job, boy……你的名字是kowalski?”

kowalski感到一种奇异的振奋,愉快,好像这句话抵得上一笔奖学金或是一本证书。

“是的,你叫什么,先生?我跟你走吗?我没处可去,我把宿舍炸了,没炸也不会让我继续住。”他絮絮叨叨地被男人拉起来,“我很聪明,我是个天才,他们不了解我,我的大脑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他们应该把它和爱因斯坦的放在一起——”

“Call me skipper. ”他未来的长官把酒瓶子和用刀割下的布料递到他手里,“现在我希望你尽快醒酒,然后给我提供点医疗帮助。”

他们找了一处路灯,勉强能让kowalski在把鼻子贴到近前时看清他该干什么。skipper把残酒淋在伤口上,看着他包扎。kowalski的手有点抖,但还是完成了工作。skipper从兜里抽出被压瘪的烟盒抽了一根,把烟盒和打火机都扔给新兵。

这时候他才看清skipper的样子,并不是他以为的黑帮那种普遍的凶相,男人有张称得上英俊的,棱角分明的西欧面孔,但同样带着压倒性的力量威慑。他透过火与烟和一双深邃犀利的眼睛对视,那颜色像是冰冻的海。

伏特加的力量又翻上来了,烧的他心口发烫,叼着烟都忘了给自己点火。skipper看着他摇摇头,把打火机拿过来又给他点上。

“我看你还是醉了。”

评论(18)

热度(71)

  1. 怪卡明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