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电影ks】另一种战损

拟人,私设成山

kowalski伸出手的时候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加到他双臂上的重负总不能作假。他的体力足够,但真正看清怀中人的时候还是控制不住地一个趔趄,还好及时稳住了身体。

他没有及早做出正确的反应,只能凭本能维持半弯着膝盖,试图止住skipper下滑趋势的动作。男人瘫软在他怀里,鲜血洇湿他的白袍。

kowalski以为自己愣住了,实际上仅仅是一瞬间。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窗的位置,现在那是关着的。

skipper是从那里下来的,落地声音很不对劲,因此引起了他的警觉。他首先关上通道,朝向飞奔过来的副官走近了几步,然后就这么倒在他怀里。

kowalski脑子里无数思想一起动了起来,高速地撞在一起。他得知道这是怎么回事,skipper的仇家不少,但是有能力伤到他的……这情况实属罕见,他几乎不认为skipper还能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不过在整理名单之前……kowalski小心地控制他的指挥官改变姿势,靠在他怀里,这样他能看到skipper的脸,明显已经完全失去意识,有几道擦伤,带着血污,但事情也没有糟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他莫名地感觉心里踏实了点。

kowalski把他抱回去的时候,Rico和private露出了一样的惊呆脸,但private看上去更滑稽一些。

这个场面相当震撼,他们不大清楚skipper身上的伤和他近乎依偎在kowalski怀里的姿态哪个更令人震惊。

忠诚的副官则面无表情,很好的体现了这个团队的军事素养,并代替暂时无法下达命令的长官把他俩赶了出去。

他快步走到床边,想尽量轻缓地把skipper放到床上。为了稳定身体,他单膝跪在床的边沿,小心地慢慢放下手臂。

skipper就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

在kowalski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本来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的指挥官闪电似地出手,拔出腰间的手枪对准他的额头。

skipper的手在抖,肩膀上的黑色面积又大了些。kowalski听着他吃力地大口喘息,枪口在他眼前画着不规则的圈,在如此短的距离里,那仍是一个致命的范围。

kowalski向前挪动了一点,试图让他在昏暗的房间看清自己的样子,额头抵上颤抖的枪口,“Sir, it's me. ”

他声音刚落,手枪就从汗湿的掌心滑下,skipper闭上眼睛沉重地喘息,kowalski尽量平稳地支撑着他。等他再睁开眼睛,冰蓝色的海面雾气已散,随即又蒙上一层阴翳。

“该死的。”他低声咒骂,狠戾从语气到眼神都暴露无遗,“我会杀了他。”

kowalski平静地看着他,他当然相信他的长官能做到这点。眼下,他只是稍微有一些遗憾。

他能给他依靠的时间也太少了。

评论(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