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马达加斯加的七夕】第十五棒

各位太太都好棒啊,我来拉低下平均水平_(:зゝ∠)_

在skipper愣神的时候,blowhole用力拧了下车把,带着半死不活还强吻已遂的饼干厨师以及被绑了仍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国王一溜烟跑走。 skipper懒得管他们,以朱利安的幸运S不可能被怎么样,倒是要担心blowhole会不会被吵到头秃。
  
指挥官没在意刚刚听到的话,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摆脱了那种受控制和压抑的状态,力量重新回到他的身体里,失而复得的快乐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清晰。他一向极度反感事情脱离掌控,何况这次的事情已经不能用失控来形容。他尽力伸展了一下肢体,肌肉的力量包括旧伤的隐痛都是令人愉快的感受,噢天,他真的不喜欢那种轻飘飘又遍体灼烫的感觉,好像在长久的坠落中被日光烧化翅膀,像一个梦境般漫长,伴随混乱的声音一起,直到降落在爱琴海上。他在清凉的海水里恢复意识,并没有死去而是得到了新生。
  
他轻松地上了树,来到笼子前望着士兵海水般的眼睛,拿回力量的指挥官这会儿冷静下来了,不再暴躁地嘲讽他们,而是调侃地瞥了眼他们极力掩饰的凸起,看着三人尴尬的神情已经快笑出来了,“怎么还不出来,在这里挺舒服的?”他不等kowalski惊叫着制止,掏枪击断了铁锁。
  
“听着,士兵,立刻给我找个地方冷静冷静再回家,不然就等着挨揍吧。”skipper活动了一下手腕,再转头发现他们仨还是一动不动。
  
“在搞什么,真喜欢上这了?”skipper皱眉,轻松地伸手捞出了private,被揪着后衣领的小家伙涨红了脸,“对不起,skipper!”
  
“跟我不需要道歉,我说过了。”skipper摇摇头把他放下,作势要拍一下Rico的肩膀,想了想还是放下来,“算了,等明天的……Rico,棒球棍打得很漂亮,你应该再多打几下,他还有力气爬呢。”
  
Rico发出粗重的咕哝,skipper笑了笑,“下次你可以再试试。”
  
等两个人都下了树,skipper才转向kowalski,“说实在的,虽然是我自己造成的麻烦……”
  
“我也是应该承担责任的,我本来是想……”kowalski声音越来越小。
  
“不过说真的,我以为你喜欢Doris?”
  
科学家差点在笼子里蹦起来,但他刚抬起头就撞在了铁栏杆上。skipper揉揉他的头顶,然后一把将他拉了出来。“所以说……”
  
他顿了顿,把今天一天的闹剧在脑中过了一遍,虽然有的地方让他颇为恼火,但那似乎……是有感情的原因吗?
  
“skipper,我得说爱和荷尔蒙分泌一向难以分清……但我们宁愿抑制自己明显的生理倾向而选择待在这里,绝不是因为被激素控制了大脑。”kowalski克制着自己不过分靠近,“您不愿意被任何人背叛,但我们……”
  
“要说背叛,我的身体才是最先背叛的那个……如果不是因为好好休息了一段时间……”skipper顿了顿,无所谓地挥挥手,走在他前面跳下去,“至于你们,士兵……我很满意你们的忠诚。”
  
“回家吧。”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