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SKS】不正经情人节

私设拟人
沙雕警告

kowalski正躲在实验室里。

房间很乱,摆满了科研仪器,它的主人这会儿像往常一样埋头于发明创造。不过要是仔细看看的话,就会发现科学家并没有以前那么干劲十足,无神的双眼还隐隐透出那么一点生无可恋。

这事儿得从今天早晨说起,一个正常的早晨,早饭,训练,skipper喝着咖啡看他们被训练机器暴打——至少在汉斯到来之前都十分正常。

捧着鲜红玫瑰的汉斯是从院墙旁翻过来的,skipper对此做出的第一反应是把咖啡洒在了脚面上。

当然随后原本用来装咖啡的铁质杯子就和汉斯的脑袋进行了亲密的接触。

不过汉斯到底是汉斯,他坚强地喊出了那句话。

“情人节快乐!”

然后被杯子正中额头倒下。

kowalski有一瞬间的分神,然后也得到了报应——被暴走的网球机一击KO。

他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想着,原来今天是情人节啊。

早晨训练过后就不见人影的科学家在中午跳了出来,递给Rico一张暴力电影的票,private的票则是月神马的。送走两只灯泡,他开始了情人节的活动——既然是节日,应该送礼物吧?

玫瑰花显然不是好选择,看看,skipper一点都不为之所动。

要送的话,当然要送最需要的啊!kowalski怀着这样的想法,找到了正在摆棋盘的skipper。

“kowalski?正好,来陪我玩一盘——”

“我很愿意,skipper,但是我有件礼物给你。”kowalski送上一个药瓶,“我想你很需要它。”

skipper接了过来,在看到瓶身上“增高药”字样的时候,领导者一向云淡风轻的笑容凝固了。

他抬头看了看kowalski,那张脸上——fuck——居然带着期待的表情。

skipper拿不准kowalski到底是真傻还是故意的,“你的意思是我很矮吗?”

“这个是事实——”skipper的脸色变化已经连kowalski都能看出来了,他赶紧补救,“但我做的时候并没有这么想!我是非常尊敬您的!不会因为您的身高改变!而且您真的很需要!”

好吧,这是真傻,判断完毕。skipper保持着死鱼眼和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在kowalski难得期待到blingbling的眼神里打开了瓶子,随便挑了一片。

他认为自己一点都不需要。绝对!完全!不需要!

但是……算了,这家伙难得开窍一回,就吃一片让他开心一下。

Boom!

突然腾起的大片白烟把kowalski吓了一跳,自己的药不会让领导炸了吧?!

他惊慌地喊了一声skipper,试图用手拨开眼前的雾气,手划了几下后就石化在了那里。

他看到了skipper,比以前的skipper高,比以前的skipper宽。

一个等比例放大二倍的skipper被迫蹲了下来,衣服全被撑成了布条,可怜巴巴地挂在身上。

两个人瞠目结舌地对视了一会儿,skipper最先回神,仔细看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然后做了个深呼吸平复心情——

接着地下基地的水泥地面就裂了条缝。

kowalski瑟瑟发抖地站在那条刚刚被skipper徒手劈出来的裂痕旁边,脑子里瞬间就被一个想法刷屏了。

如果刚刚那巴掌像以前一样落在他脸上,估计现在他就能看见亲爱的爱因斯坦了。

这种情况下他的大脑使劲喊着保命要紧啊,快点逃跑啊,腿却已经就地装死了。

他只能傻愣愣地看着skipper,skipper也看着他。

“kowalski。”出奇平静的声音,却让kowalski腿软得要跪下。

“skipper……”

“滚去做解药。”

“是,是!一定能变回来的!”感觉自己终于能动了,科学家跌跌撞撞地远离了案发现场。

于是,现在kowalski就在努力平复自己的过失,以及担心自己的小命中。

明明是情人节……居然会有生命危险,真是太迷幻了!他忍不住分心感叹自己失败的人生,或者是实在没有勇气面对外面那个skipper……总之最后他花了比研制更多的时间才完成解药,一路用目光擦着地板送到了skipper脚边。

然后就直接以手掩面,boom过去了才敢慢慢抬头看了一眼。

一个正常大小的skipper挂着几根布条,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可怜的科学家最后的心理界线也崩溃了,喊了句“别打我我错了”,拔腿就跑。

skipper好像在后面叫了他一声,他也没停下。

kowalski其实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但是漫无目的地乱跑能让他暂时不去想之前的事。

太丢脸了,他明明是……

想给skipper礼物的。

等kowalski终于精疲力尽地在一个陌生的公园角落坐下时,路灯都已经亮起来了。

让skipper讨厌了。他捂着脸想,这样的他,在skipper眼里和汉斯根本没什么两样吧。

还怎么回去见他?

“喂,士兵,要是你长跑训练也有这耐力就好了。”

kowalski猛的弹了起来——由于肌肉已经差不多过劳罢工了,他只是在长椅上晃了一下。skipper站在他旁边,跟在基地一样穿着黑西装,脸上一点汗水的痕迹也没有,更显得他狼狈不堪。

“skipper!”

“对,是我。我要是不来找你,是不是明天就得去收容所捡你回来了?”skipper悠闲地在他旁边坐下,“跑什么啊,你以前又不是没干过更离谱的。”

“可是……”这是礼物,送你的。

skipper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没关系,虽然最后我一厘米也没长,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也觉得高一些更好。而且我这次都没打你。”

kowalski心说我都想打自己了。

“不过事实证明你的情人节礼物是一场灾难,”skipper摊了摊手,“以后我想还是别让你准备的好。”

kowalski猜到会有这样的话,像禁止他做实验一样正确的命令,但比那还难受得多。

skipper站了起来,但是没像kowalski以为的那样喊他起来回家。

一只手抬起来他的下巴,灼热真实的亲吻落在他嘴唇上,他的队长标志性的低沉嗓音在他耳边炫耀。

“让我准备比较好吧?”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