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SKS】归宿

接【TVSKS初见】,隐炮灰组
私设拟人


kowalski跟在自家队长后面翻下通道,他真难想象这个位于纽约的避难所会有隐藏地道,而且有四条。skipper之前从来没有提过,他只是警告过kowalski出任务很危险。

很危险,这他倒是看到了。

skipper一手扶着墙,一手仍然紧握着枪柄,他西装上有洇透的血迹,走在旁边的kowalski鼻腔里充满了浓郁的血腥气。

他已经,用skipper的话来说,大呼小叫了一路了,非常不符合他现在的领导喜爱的军人作风。skipper也没有安慰他看起来提心吊胆的下属,随手指了下冰箱,“吃点东西休息去吧。”

kowalski自动把这句话理解成了要他弄点夜宵一起吃。他打开冰箱门,立刻看到了一堆包装朴实的军用罐头。他扭过头想征求一下skipper的意见,就看到他拎着医药箱进了浴室,西装被脱下来搭在臂弯,盖住被染红的衬衫。

他没有开口问问题。在清醒状态下看skipper杀人,对于一个在此之前连枪都没摸过的大学研究员来说还是太过刺激,他现在撬罐头的手还在发抖。

火点起来的时候他感觉好些了,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紧闭着的门,摇摇头抛掉心底一丝期待。并不是说他经历过这次行动会对skipper产生恐惧,相反的,在危险的环境里他克制不住地想要依靠skipper,这样的想法甚至压过了依靠自己的知识。

只是他不确定这样想是不是错的,也有些担心skipper不会想要他这样的副官。他一边扒着罐头里的肉,一边胡思乱想,直到浴室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这很熟悉,实验室的玻璃药瓶或者烧杯被某个粗心学生碰到地上就是这个声音,他一听到就本能地绷紧神经,不过这次不是担心会有危险液体迸溅挥发。

“skipper?”他喊了一声,没有听到回答。kowalski握着锅铲犹豫了几秒钟,扔下手里的东西冲过去敲门。还是没有回应。

“我进来了!”他喊了一声,随即猛地推开门。

酒精把瓷砖弄得湿滑,他差点没有刹住脚,拽着门把手后怕地看了一眼差点就要摔倒的地方,瓷砖花纹上有一些闪光的玻璃碎片。等他抬起头,立刻把上一秒的事给忘了,狼狈地滑了几步冲到近前。

skipper垂着头靠坐在墙角,衬衫被撕了下来,肋侧的狰狞伤口仍在流血,而本来应该按住止血的手落在一边,染血的纱布还在手里。kowalski顾不得地上的血水,直接跪在他旁边,扯过来纱布重又紧压在伤口上,大概是一时惊慌下手重了,skipper闷哼一声,睁开眼睛。

“……kowalski。”他的声音比平时还低沉沙哑,但是新任副官却因此冷静下来了。酒精瓶子已经成了满地碎片,他在药箱里翻着能替代的东西,重新清洗伤口又进行包扎。与skipper的粗暴不同,他的动作敏捷又轻柔,叫队长感觉他是在实验室里端放那些易碎的玻璃器皿。

skipper屈起一侧手臂撑着沉甸甸作痛的脑袋,歪头看着他,好像又看到酒吧里他在纸上飞速写画的样子,雾蒙蒙的眼睛也透着冷静理性。

只不过他在自己的领域那副神采飞扬的样子,他似乎就见过那么一次。

“……好了,我看看,还有一些擦伤和淤青……”kowalski拿过他掉在一旁的小刀,顺着之前的痕迹划开,小心地把粘连伤口的衣服剥了下来。他在后面的浴缸放上水,拿毛巾擦了擦没有外伤的地方,再敷上药膏。做完这些,他伸手去够皮带,“我检查一下……”

“嗯?”skipper懒洋洋地出声,语气里像带着钩子。kowalski愣了一下,立刻被从自我世界拉了出来。他对上skipper带着调侃意味的蓝眼睛立刻感觉耳朵发烫,低头又能看到裸露的胸膛。“我只是觉得……应该……”

skipper撑着浴缸站了起来,kowalski担忧地觉得他看起来有点勉强,但skipper站的很稳,脊背笔直,仍然带着军人的骄傲。他解下来腰带,示意旁边莫名害羞起来的kowalski帮忙。西服裤上只被子弹划开了几个口子,kowalski执行了之前的包扎程序,然后扶着他走到衣架边披上浴袍,走到门口时突然皱眉,“……焦糊味?”

kowalski立刻想起来被他扔下的锅。他探头出去,对着冒了火光的厨房尖叫出声,“我的爱因斯坦!”

然后他听到skipper在笑,一只手挂住他的肩膀,男人胸口贴着他的后背,能感受到声音共振。他好不容易停下来,撞了一下kowalski,说话时仍带着笑意。

“灭火器在那边,抓紧时间,没准我们还能抢救一下。”

kowalski跑了几步,然后回头看看skipper。

“我没事了。”他的长官摊开手,任务过后的阴沉一扫而空,“快去,一会儿冰箱也被波及的话,咱们今晚只能饿着了。”

kowalski朝着灭火器去了,他的长官慢悠悠踱步到咖啡机旁,取出两个杯子,对着托盘里剩下的那个笑了笑。

“我感觉好些了。”他低声说。


后续:

“那个房间空着也没什么用,你拿去做那些实验吧。”

“啊?”kowalski想了想自己见过的房间,“厨房?”

“重新铺个墙纸就可以,它归你了。”

skipper看着kowalski兴奋地冲出去采购化学仪器,摇摇头又笑起来。

“像个小孩子一样。”

当然他不知道,日后比厨房着火更剧烈的爆炸事故将会成为这间屋子的日常。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