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RS】安慰
风虫酱 @蘑浆渣裂风虫R 设定!焚哥 @@焚海 的脑洞!
灵感来源@海夜酱酱酱酱酱 的超级棒的图!
请吹爆他们!

skipper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像两年前他被带到审讯室一样,一片黑暗中不知道要坐多久。手腕上不再有金属冰冷的禁锢,但他下意识地攥紧衣袖,像是在抵御碰触不到的寒冷。

门打开又关上,房间重新陷入黑暗,skipper没有动,希望彻底跟后面的墙壁融为一体,但来人并不需要靠眼睛来寻找他。Rico嗅了嗅空气里的味道,突然竖起了耳朵。

半人犬炸着毛靠近了他,速度快得skipper感到一阵风扑面而来。湿漉漉的鼻尖蹭上了他的脖颈,手飞快地摸索过手腕,半人犬不放心地到处嗅嗅闻闻,敏感的鼻子也没有找到血腥味。

skipper一开始没有明白他在干什么,直到想阻止他继续时碰到了脸上的液体。

自己居然……哭了吗?

Rico越发紧张地凑近他,沙哑地问他哪里疼。

哪里……?

他下意识地想去指向心口,但想来只会让耿直的下属试图暴力拆了他的西装。于是他只是沉默。

Rico不明白,但skipper也不解释。他想不出是怎么回事,只是感觉摸到的手冰冷,于是张开双手抱住他的长官,再靠过去,舔去那些冰冷的咸味水滴。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想他的长官流泪。

温热湿润的舌头从脸颊向上,再灵活地卷过眼眶,带起skipper一阵颤栗。半人犬仔细地舔掉了眼泪,高大的身体紧贴着他的长官想传递温暖。skipper放松下来,任由他抱着。

“没事了,Rico……我没事了。”他低低地说,半人犬蹭了蹭他的侧脸,留恋地慢慢松开,却被突然抓住了手臂。

“陪着我。”skipper轻声说,“永远别背叛我。”

Rico应了一句生硬变形的“aye, skipper”,重新抱着他放到腿上,以便更好地把人护在怀里。skipper猜他大概连背叛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但这让他感到安全。他贴着背后的热源,安稳地闭上眼睛。



第二天在自己床上醒来的skipper,一点也不想跟副官解释他为什么在半夜被Rico从废弃的仓库里抱出来。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