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HS/KS】战损的不同处理?

灵感来源——风虫 @蘑浆渣裂风虫R

“哈?你在说什么?我很好啊。”

汉斯叼着烟跨坐在摩托上,丹麦人与生俱来的随性在他身上带着猫一样慵懒的魅力,即便脸上带着几道擦伤,身上更有显眼的血迹,他看上去还是完全不受影响,甚至张开双臂示意要给搭档一个拥抱。

skipper抱臂看着他,丹麦男人歪了下头露出个笑容。

“别让我久等啊,skippy。”

搭档不情不愿地走过去抱了一下,动作克制得很轻,但是用力反抱住他的人完全不理解这种良苦用心。

“skippy!咱们喝酒去吧!”

感觉自己简直像个白痴的skipper斜了他一眼,坐到他身后。

“随便了……反正你这种人是死不了的。”


“喂,大兵,我可是你的长官!这种小伤还能吓着你……你是小姑娘吗?”

“skipper,你的伤势跟你的军衔没有关系,”科学家带着一种他熟悉的焦虑和嘲讽夹杂的神情看他,“而且我也不是小姑娘,我是个正规大学生物专业毕业的成年男人,我还额外选修了……”

“BALABALA……你的简历我当然看过了。”skipper赶紧在副官宣讲厚厚学历之前制止他,“我是长官我说了算,赶紧给我回去睡觉,明天训练敢完不成可不饶你。”

kowalski危险地眯起眼睛,唇色加深,浅快的呼吸,极力压制的声音,反常起伏的胸壁……他走近了几步,长官不明所以地抬头,科学家已经在脑中估算了一下人体图表,伸手准确地按压痛点。

“What the——?!”

skipper一个激灵弯腰回护,冷汗立刻冒了出来。kowalski已经按住了他的肩膀,开始思考固定的捆扎方式。

“你……你说就行了!我这分明就是断了好吗!”

科学家一本正经地回答他,“嗯,是断了。”

——我只会让你疼一次,好过你自己撑过去不知多久。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