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

Pom/mole/seer/hp开玩笑/福华/spirk/chulu/开宝/怪诞/RAM/虹蓝/aph/黑警白班/原创……

大概是最近吃的东西

扣扣846199362,欢迎扩列!

【电影SKS】【教父paro】恶魔与教父

非洲产物
私设拟人
@蘑浆渣裂风虫R 太太讨论产物
大家要来产粮群631199236嘛?
来了绝对产粮热情高涨〃∀〃

kowalski等候在会议室。skipper罕见地离开了他的椅子,在地上踱步。这是他的习惯,说明事情很棘手。但kowalski只是垂下眼等待,他知道skipper会主动开口。

“如果战争不足以击垮我们的产业。”skipper开口时他抬头,唐看着他的眼睛,他在外很少这样直接地说话,不够优雅,像丛林野兽,但他与kowalski向来如此直接,“我要战争。”

kowalski没有直接回答他,“还有别的办法。skipper,如果有家族愿意……”

“还有别的办法!还有别的办法!kowalski,你反反复复地只有这句话?”skipper突然一步跳到他面前,他不过中等个子,但这种时候总带有难以想象的压迫感。

kowalski要求自己尽量平静地注视他,顾问应该保持冷静,尤其在唐不冷静的时候。他看着skipper的面孔在愤怒的冲击下发白,青筋暴起,紧绷的嘴唇吐出一串越发激烈的西西里土话,但他没有认真去听。

“skipper。”他说,然后伸手攥住skipper的领子,唐本能地向后避了一下,但他已经打出了那记耳光,“请您冷静。”

skipper微微侧头,但同时似乎又为自己本能的躲避行为感到可耻,血液涌到了脸上。

在一瞬间,kowalski好像看到了以前的skipper。放肆张扬,坚信世界属于自己的skipper,情绪的鲜明色彩清楚地在冰蓝的眼里闪过,然后,也许只有一秒钟,他重新控制住了自己,一切收回名为唐的面具之中。

kowalski知道他该停手了。

唐轻而易举地挣脱了他,或者是kowalski先恭敬地躬身放手。他抹平衣领,看着kowalski。唐对所有人都要有礼,因为最卑微的人也可能是致命的隐患——但skipper看着kowalski,没有什么表情,他即便对敌人也没有这种样子。

kowalski退到一旁的冰柜,取出一块手帕恭敬地送到他面前,skipper接了过来,把另一只手递给他,顾问弯下腰,充满敬意地亲吻手背,为他的慷慨大度,他知道这是不再追究的意思。但是同样的,skipper要求他履行顾问的职责,即解释理由。

他放下那只手,为唐拉开椅子,取出酒瓶和酒杯,倒上鲜红如血液的茴香酒,把重要的文件一页页铺开在桌面。他从始至终都好像没有受到什么冲击,动作一直这样有条不紊,从一开始到现在,这些都是一名顾问的责任。

skipper坐下了,苍白的面容回归血色,甚至有些发烫。他没有表现出不满,一些情绪发泄可以等到结束后。

kowalski开始以平缓的语气讲述他的想法,以一名前科学技术人员那种理性压过感性的分析方式,一步步梳理他们目前的形式。他一边说一边观察skipper的表现,年轻的唐平静得叫他也惊讶。

他们开始敲定人手,kowalski画出名单,skipper啜饮着茴香酒,手指在人名上划过。灯点起来时,他们才堪堪完成布局。一阵阵食物的香味从外面飘来,夹着孩子的笑闹和男人低沉的咕哝。

“回来了啊。”skipper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转头看向kowalski,“跪下。”

kowalski放下酒杯,顺从地往旁侧了一步,在skipper面前的地毯上跪下,手搭上他的膝盖。唐轻笑了一声,在他额头拍了一下制止接下来的动作,“今天就算了吧,private才从夏令营回来。”但他也没有允许顾问站起来。

“全世界只有顾问能搞垮唐。”他向上抚摸kowalski的脖颈,“西西里人的老话说,信任是背叛的开始。”

kowalski没有动,“您拥有我全部的忠诚。”

“包括这个?”skipper失笑,指了一下已经看不出痕迹的侧脸。

kowalski缓慢地支起身子,在看到skipper没有不快的表情后,他用同样的虔诚亲吻了那片皮肤。

kowalski很清楚,skipper待他,首先是兄弟,家人,黑暗中滋生的复杂感情,最后才是顾问。他们有着一部分相同的血液,他们共享同样的罪孽。

skipper问他的问题,他自己也知道答案。

冒着滋滋香气的馅饼落在桌上,private兴奋地讲述夏令营的事,Rico在一边飞快地塞着食物,skipper微笑地听,偶尔插两句话。他永远不会在饭桌上讲他的工作,不会提起杀这个字。

kowalski心里还有事情,飞快地吃完了,喝下一杯酒压过喉咙里的甜腻,拿起便签本走向拐角会议厅。

他临推门前回头看了一眼,在客厅的暖色光下,铺着桌布的餐桌和丰盛食物,围坐的家人,skipper看不到尽头的目光。

尽管只有顾问能够背叛唐,但没有人会这么做。忠诚能让他的家人得到庇护。

而对于skipper和kowalski来说,他们要的是同一样东西。这片金色王国是他们共同的财富,因此不存在背叛。但要守住这里……

顾问在心里过了一遍屠杀名单,向夜幕中的会议厅走去。在他身后,唐以兄长的爱和亲近拥抱了两个弟弟,跟上他的步伐。

评论(5)

热度(38)